医美人的归家旅程,也需要一本医美人的故事会

  今天是医美也需2023年的1月16日,也是旅程大多数医美人回家的日子。


  每一座车站就是本医突发新闻一个家乡。


  在这个从工作家乡到生长家乡的美人旅程里,焜哥找一些曾经写的医美也需故事,希望能伴随你一路同行,旅程伴随你平安到家。本医


  这些故事可能只是美人故事,可能也藏一些医美。医美也需


  这都不重要,旅程重要的本医是回家团圆。


  医美三国


  一、美人医美广告没了,医美也需渠道别太乐,旅程直客也别太急


  广告没了,本医医美焦虑吗?还会营销传播吗?


  广告没了,医生机构的突发新闻机会来了吗?


  渠道机构的市场更大吗?


  直客机构的末日到了吗?


  没有广告的医美市场,且看三国英豪如何面对。


  老文新发,看过的Quality Reps Shoes客官可以直接看结尾。


  价值一比特币的一段总结。


  华佗的呢喃


  华佗是位好医生,很多人都可以肯定。


  华佗是位好院长?他自己也不肯定。


  但每天第一个到院绝对是他。


  以至于路过的人不知道,华佗已经在那辆新买的赤兔上坐了一宿。


  路过的人如果仔细看看,就会发现这台新买的赤兔,像刚刚经过最泥泞的汽车越野赛,崭新的大红色已经布满灰尘。


  走到车旁,如果不是那条范思哲的领带和爱马仕的皮带,谁能认出这是骄傲高洁的医生创业者。


  泛油的头发下眼睛没有焦点,replica sneakers愣愣的盯着前面。


  嘴唇像久旱土地一样的干裂,旁边胡须却春天的野草一样冲出皮肤。


  整个密封的车里不断飘着细若游丝的声音。


  仔细听听,分明是个人名。


  “曹阿瞒”


  “曹阿瞒!我要他割须弃袍”


  在得知医疗广告被禁后的当天,华佗得意地对医疗圈的朋友说道。


  对于华佗的宣言,不少圈内人士都很认同。


  实力相近,没了广告支持的曹操怎么干得过医生出身的华佗呢?


  在这个认知下,华佗马上把一个月的广告费换成最新款的赤兔。


  在这个认知下,华佗也实现了追寻已久的知行合一。


  既然广告都不能做,那营销就该动动薪酬。


  既然广告都不能做,Reps Jordan那活动就该降降力度。


  既然广告都不能做,那咨询就该加加任务。


  华佗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降了一半薪酬的营销总,如愿自动离职。


  少了活动支持,任务翻倍的咨询叫苦不迭。


  第一个月稳定的业绩,让华佗更加自信。


  没了广告,也就渠道保持孙家还值得顾虑。


  曹阿瞒、袁本初凭什么和他争。


  所以在咨询师纷纷跳槽去曹魏集团后,华佗还在嘲笑她们鼠目寸光。


  直到几位主力医生也提出离职后,才发现形势的不对。


  在经过喝酒谈心后,医生们还是坚持要走,毕竟再大的远饼,也比不上直接涨薪的美味。


  但华佗好歹知道,在他用广告费去买车的时候。


  袁曹两家把之前的广告费用全部拿来抢人、抢地盘。


  曹阿瞒,更是把所有广告费一边用来招医生、招咨询,一边在官渡与袁本初开展大战。


  以至战场外的华佗,机构核心人员大量流失,以至日常运作都被影响。


  华佗一直认为自己是机构的核心,团队其他人走了就走了,只要他在,只要业务在,就没什么。


  却没想到,机构业务都是依托团队,依托人而存。


  失去了人,机构不仅失去灵魂,也将会失去业务。


  医疗广告消失的第100天,听说官渡之战结果已出。


  但是这结果对华佗已毫无意义。


  机构运作的停摆,人员的流失,业绩的下滑,让华佗感觉自己已无力回天。


  他已经在这台许久没洗的赤兔车里坐了一宿,


  曾经的割须弃袍更像个给自己的笑话。


  他想恨,但不知道恨谁。


  只有无意识的重复呢喃一个人名:


  “曹阿瞒”!


  袁绍的悔恨


  不听


  医美广告停后,沮授给的第一个意见,袁绍就不听。


  身为直客医美大佬的袁绍,在听到沮授建议开展整形公益救助。


  直接选择不听。


  广告都不能打,公益做给谁看。


  袁绍如此想,也是如此做。


  不听


  对于顾问来说,最怕就是主公的不听。


  因为一次拒绝之后极容易再次拒绝,最终习惯性的拒绝。


  沮授反对袁家大公子当青州分公司老总的建议还是被袁绍拒绝。


  袁绍明面理由是,公司还在发展阶段,虽然取得一定成绩,但是不能放松警惕之下,要继续保持竞争之心。


  让袁谭去主管青州分部,就是让他们实战比比谁更强。


  但大家都看出来,袁绍这就是为自己小儿子袁尚留位置。


  袁绍立幼之心,沮授早就看出。


  但沮授没想到的是,医美广告消失,正是大战来临,机构洗牌的前兆。


  在最需要集中实力的时候,一向精明主公怎么会采取如此不智的行为。


  是一时的胜利,还是自身的本质,给了主公自大的勇气?


  沮授如此想,始终想不通。


  不听


  顾问必须有自己的判断和方案,哪怕主公不听。


  彼此竞争的沮授和田丰,很难达成一致的观点和意见。


  但在与曹操的这场战争中,他们难得统一意见——持久战。


  这就和帆船比赛中,领先者只要和跟随者选择一样的策略就可赢得比赛一样。


  既然有领先优势,只要和跟随者采取一样的竞争策略

原创文章,阜阳市食品机械经销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hfqilrou.top/post/20240214/253c599716.html